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86、没本事又虚伪的虚伪男(8)(1/2)
好男人培养系统[快穿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随着季淮帖子的热度上升, 有公众号和杂志社主动找到他,想要花钱买他之后的稿子。

  至于开出的价格,的确不少,如果是公众号, 他还能养个笔名, 以后接接广告,或许还能大赚上一笔。

  季淮果断拒绝了, 帖子也在稳定更新, 慢慢有了更大的知名度, 不少致命博主都在关注。

  每隔一天,粉丝便会期盼着他发动态, 想知道可乐又干了什么蠢事, 可爱的圆圆怎么样了?

  最重要的是苏静今天有没有开心?

  今天恰好又是更新的日子。

  粉丝从晚上就开始等, 等啊等,刷啊刷,一直都没有看到更新动态。

  网出现问题了?

  评论里纷纷是担忧,一直等到了夜里两点, 一切还是静悄悄。

  大批粉丝表示没看到动态完全睡不着啊。

  “夜里三点十分,是不是苏静出什么事啊?”

  “来自老母亲的操心, 为什么还不更新动态!希望是开心得睡着了。”

  “还没消息!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!”

  苏静此时脑瓜子嗡嗡嗡疼, 一直抱着女儿,手都酸麻了, 也不愿意放下。

  小圆圆今天发了烧, 哭得声音都哑了,上半夜,她一直在给女儿试擦身子。

  许是还不舒服,小圆圆又开始撕心裂肺哭。

  这大抵是一个新手妈妈最大的无奈, 苏静手足无措又惶恐害怕,强忍到极限,也跟着女儿掉眼泪。

  觉得自己没用极了。

  季淮在一边也是着急万分,一遍又一遍洗小毛巾,时不时测女儿的体温。

  不仅要担心小的,大的也倔得很,那副逞强的样子,情绪怕是得不稳定好几天。

  “哇呜呜呜哇哇哇”小圆圆一向闹人,爸爸妈妈在身边,一不舒服她就哭,撕心裂肺哭。

  把可乐都从楼下召唤上来,站在门外嚎叫。

  苏静原先采用物理降温,不断擦拭着小圆圆的身子,结果效果并不明显。

  没办法,只能喂药。

  再退不下去,就得去医院了。

  喂药这活,苏静当然没法做,她狠不下心,小圆圆一碰到勺子,身子跟着翻腾。

  继续嚎嚎大哭,那叫一个惨烈。

  只能季淮上,他力气大,双脚直接夹住小圆圆的腿,几乎是强制性灌了下去。

  小圆圆反抗不了爸爸,哭得浑身都是汗,直接没理爸爸,瘪着嘴,含着泪花看着她,躲在苏静的怀里。

  天快亮的时候,苏静眼底都染上血丝,靠着女儿靠在床头,还在哄着。

  困得受不了了,会把头往后靠,然后闭上眼。

  季淮大气都不敢出,生怕吵醒她,但是苏静累极了或者精神压力大的时候,经常会惊醒。

  还没睡几分钟,倏然就会被惊醒,有时候还会被吓得一身汗,浑身无力看着他。

  那个眼神,让人揪心。

  小圆圆一直都记得爸爸的坏,给她喂苦苦的药,接下来的几天都没理季淮,爸爸要抱她就哭。

  季淮是真怕苏静病情又反复,过度疲累会让她心情不佳,到时候可能多想,会影响情绪。

  家里都忙成一团糟了,哪还管网上的什么帖子?

  接连两天,他就围着这母女转了,还得哄女儿,这个小祖宗最近不舒服,可乐都不敢惹她。

  但是网上的粉丝最后闹腾也是厉害,给他发了上万条私信,什么猜测都有。

  一天天留言,清一色的内容,都是问他帖子更新了吗?

  有些还说是不是苏静突然想不开,或者病情又加重。

  季淮无奈,只能走去后花园拍了一张照片。

  他发了第一条除了帖子外的动态,没有配文字,就只有一张照片。

  照片里,西瓜已经长成了一个大苹果那么大,长势十分喜人,西瓜藤绿油油的。

  他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也释放出一个信息,那就是的确忙,但一切安好。

  粉丝们也纷纷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忙就忙吧,没事就好。

  时隔五天后,季淮才又一次发了帖子,这个时候,他的粉丝数量已经突破了二十万。

  苏静又瘦了,这一次他的字里行间透露着担忧,因为担心小圆圆和自责,所以她瘦了四五斤。

  体重变成了一百零八斤,但是整个人没什么生气,不太开心,她总喜欢把问题揽在自己身上,然后潜意识里责怪自己。

  就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,不能怪任何人,唯一能怪的就是自己,觉得自己笨又蠢。

  她最近也有点不想锻炼,若是说多了,她也不会发脾气,只是会默默躲开。

  而他正在寻找新的方法。

  季淮在帖子里并没有把其他事情说得太明白,苏静担忧的还有另一件事,那便是苏老太太的生日要到了。

  她与苏家并不亲近,所以才总是不安焦躁,情绪有所波动,彻夜难眠。

  苏老太太的生日就在下个月初,作为苏家的一份子,她结婚时苏父又送了一栋房子,肯定是要回去。

  那么回去后送什么呢?别人怎么看她呢?好像全家就她过得不如意些,唯一的那栋房子还要靠苏家的施舍。

  苏父的几个前妻都生了几个孩子,有些还在接管生意,现任老婆的孩子更是受宠万分,只有她,母亲去世,苏父也从不过问,孤苦伶仃一个人,和苏家这种富人家格格不入。

  每一次回苏家,那便是煎熬的开始,无时无刻不在害怕,若要形容那种心情,那便是尴尬难堪恐惧无奈羞愧全都杂糅在了一起,缩着脖子恨不得当一个隐形人。

  如今还住在苏父送的房子里,更让她抬不起头。

  她知道苏老太太的生日是什么时候,但没和季淮说,一个人憋在心里,独自消化着压抑。

  却不料,他居然也知道,并且还把生日礼物拿了回来。

  那是一对珍藏版的茶杯,出自名家之手,苏老太太喜好喝茶,也喜欢收藏这些。

  “去哪买的?是不是很贵?”苏静第一反应便是这个。

  “不贵,托了同学买的,外行人就觉得贵,内行人就当帮个忙。”季淮回,随后又道,“反正这东西也看不出来价值,好看就行了,又不是去什么豪门世家大宴会,面子上过得去,我们走个过场就回来了。”

  他这些年虽然没混出什么出息,但是上大学时的朋友不少,有好些在各个领域也有名气。

  苏静还是有点担忧。

  季淮看向她认真道,“往后退一步,苏江出生的时候,爸还没发达吧?真正发达也就这十几二十年,哪来那么多规矩呢?”

  “上次我还听说苏江欠了一笔债,苏林都进征信黑名单了,爸最近不是又在外面生了个儿子吗?每个人要翻起来都是一笔烂账,谁看不起谁?大家都是维护着自己的表面,走个过场回来该吃吃,该睡睡,谁又记得起谁?”

  苏静就是过不去心底的那道坎,她自小缺爱,被寄养在外婆家,被人指指点点长大,觉得自己最糟糕不堪。

  她敏感多疑,没有安全感。

  季淮这么说的时候,她第一反应就是逃避,一声不吭,甚至觉得自己配不上他,她就是个没人要的孤儿。

  “奶奶也不会追问礼物价值,她自己都搞不清楚青花瓷在哪个朝代开始兴起,问起来丢的是自己的脸。”

  他刚说完,苏静有些狐疑,但又觉得那也可能。

  苏老太太以前是在村里种田的,在她小时候,对方还在家里养猪呢。

  仔细一想,好像也没那么高大上。

  “你总是默默把事情想得复杂。”季淮评价她,叹了一口气,“这一点,女儿还是学我好。”

  苏静侧头,目光望向他。

  季淮脸色并没有变化,一边给她削苹果一边道,“什么都不要想,坦诚接受自己,无法改变的东西,那就顺其自然。”

  “比如,我知道自己买不起房,那也没办法,既然住进了你的房子里,那肯定不会有不平衡,更不会处处与你作对,我能做到的,就是努力工作和对你们好。”

  “而且,肯定是我有哪方面的好,所以你才嫁给我对吧?”

  苏静瞧着他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,自己倒是害羞了,低声说了一句,“你不要脸噢。”

  “我不要脸啊。”季淮直接应下,“所以我娶到你了,长得好看,脾气温柔,还生了个可爱的女儿。”

  被他夸,苏静更不好意思了。

  “从小呢,我就知道改变我命运的机会只有读书,我就拼命读,拼命读,后来才发现,除了读书,我在其他方面真的没有什么天赋,以前也总是幻想自己登上人生巅峰,年薪千万,但似乎并不可能。”

  他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,“人的一生很短,活法很重要,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就行了。”

  “而我想要的生活,就是身边有喜欢的你,回来有家,其他都不重要。”

  苏静慢慢接过他递过来的苹果,捧着轻轻咬了一口,苹果很甜,甜进了她的心坎。

  她羡慕季淮的自信通透,垂头小声道,“我的性子一直很拧巴。”

  不然也不会这个样子,那种知道自己的糟糕却无力改变的感觉真的很憋屈压抑。

  “不是。”季淮摇头,“你的性子单纯,学不来左右迎合那一套,所以才委屈自己。”

  “才不是。”她再次否认,却没把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出来。

  “妈从小就不在你身边,没人教你人情世故,之前二十几年,你多数是一个人过,会不会有无助的时候?如果我能早一点出现在你身边就好,现在除了心疼也没办法。”

  “不自信也好,性格敏感也罢,亦或是喜欢多想和你说的性子拧巴,在我看来好像都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

  季淮说完故作轻松看向她,把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一字一顿道,“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要勇于直面内心不想去接受的东西,你才会过得轻松快乐。”

  “反正啊,什么样的你,我都知道,我也都喜欢。”

  苏静心底咯噔了一下,透过他的眼,好像也看到了她自己不愿暴露在阳光下的内心,眼眶突然又通红。

  什么婆媳关系,还有秦秋华,亦或是刚当母亲的手忙脚乱,都只是导火索而已。

  她从小就过得压抑,缺爱缺安全感,太渴望得到肯定和理解,也一直在否定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。

  他的出现,让她短暂得到救赎,所以自卑又忐忑往他身边靠,觉得他对她好,他能理解她。

  可是之后的冷暴力让她心底的支柱慢慢崩塌,各种事情堆积在一起,到达了她能承受的极限。

  季淮后面说话的话,她记不太清了,他声线低缓温润,仿佛什么事情在他眼底都不算事。

  就好像她认为的不堪和自卑,其实根本不用介怀。

  苏老太太寿宴当晚。

  苏静穿的裙子是季淮选的,她画了个淡妆,穿上许久未穿的高跟鞋,还是有些紧张忐忑。

  哪曾想,季淮在去苏家老宅之前,先把车开到了火锅店,“一会去了也吃不到什么,先吃顿饭,填饱肚子再说,别饿着了。”

  苏静懵。

  每一次回苏家,她总是焦躁不安,严重的时候还会紧张到胃疼,

  哪还管吃不吃饭?

  “给你点份冒菜脑花吧?吃这个好。”季淮已经拿起菜单,又看了看表,“还有时间,可以吃慢点。”

  他不紧不慢把菜下锅,给她调好蘸料,还慢悠悠来一句,“你就当去做一件可有可无又必须要做的事情,做完了呢,我们就回家看电影。”

  “什么电影?我不要看鬼片。”苏静吃着碗里的饭,坚决反对。

  “不是鬼片,我还给你定了个芒果千层。”他徐徐诱哄。

  苏静都觉得神奇,她第一次怀着有些轻松的心情去了苏家,全程居然惦记着季淮找了什么电影,还有那个听他说十分好吃的芒果千层。

  正如季淮所说,哪有人会在意他们呢?

  来的人不少,商界政界,苏父孩子众多,除了有出息的一两个,还有苏明姐弟,其余人大家多半都不认识。

  季淮牵着她的手,时不时聊着天,也没把其余人当回事。

  苏老太太怕是都不太记得她了,混够了时间就走了,哪有那么多事?

  回家换衣服洗漱,把女儿哄睡后两人就窝在被窝里
为您推荐